欢迎访问山东将军网! 用户名: 密码: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首页  重要活动 最新动态 | 专题活动  将军声音 将军题词 | 将军关怀 经典战例 战友情深 将军纪念堂 爱心基金 休闲养生
 将军风采 共和国将军 | 文职干部  视频专区 将军访谈 | DV自拍 我的家庭 将军文苑 国防教育 山东骄子 关于我们
    热点关注:共和国将军 | 将军题词 | 诗词书画 | 山东骄子 | 最新动态
  老首长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战友情深 > 老首长 >>  

我和李水清将军的交情--作者:周水昌

时间:2015-12-10  来源:  点击数:2459

    我是1962年怀着保家卫国的一颗火热的心应征人伍的,入伍后,被分配到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七军二〇一师六〇一团二营四连,弹指一挥间,现在我已经是70岁的高龄了,回首往事,在部队六年的军旅生活虽然不,但对我的一生却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可以说当兵的六是决定我人生之路的六年,六年的军旅生活锤炼造就了我的军人素质,政治上把我培养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为以后的人生之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五十年过去了,至今部队生活依然历历在目,记忆最深刻是我在部队先后两次见到李水清将军,情景至今难忘。
    第一次见到李水清将军是在1963年。那一年我们部队奉命前往灵山岛施工打坑道。
    记得大约是1963年六、七月份吧,我们四连二排在灵山岛前阳山的一个坑道施工。那时,是靠人工用钢钎打炮眼掘进,每个班都有定额指标,所以,战友们天天抡着大锤,汗流浃背地干,一根新领的钢钎用不了两天就变秃没法用了,大家最关心的是每天的进度,不甘落在别人后头。
    有一天,大约十点左右,按我们的轮班正是早班的时间,我扛着一些钢钎到火炉上去淬火,刚出坑道,不远处看到有一个老“列兵”(那时将军下连当兵都是戴列兵的军衔),有五十岁的样子,一行五六个干部向我们坑道走来,我想必定是个大首长来了,趁他们转路还没上来,我立即扔下钢钎,跑步返回坑道向班长报。我来不及敬礼就气喘吁吁地说:“报告,报告班长,外边来了个老兵……。”
    “有什么事?”班长停下手中的铁锤问。
    有些着急地说:“不,不,是一个有五十多岁的老兵,和我的领章一样,也一个花。”
    我们班长是个人伍四年的老兵,一听我这样说心里就猜个差不多,“五十多岁,一个花”,不用说是下连当兵的首长,这个年纪,八成是军级首长。他果断地对大家说:“可能是我们的军长李水清将军视察战备来了,大家马上把施工现场清理—下,准备迎接首长,他这么一说大家立即扔下手中的活,紧张地行动起来。
    俺们班长是个干事非常周密的人,忙乱中,他指挥有序,还分弘配我说:“小周,你快去准备安全帽,到坑道口去等着,首长们进入坑道前,给每个首长都戴上安全帽。以保证首长的安全!”时间紧急,我答应一声“是!”就赶紧从地上捡起了几个安全帽,向坑道口跑去。当时的心情特别地激动和紧张,因为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大的“官”,而且是个将军,这可不能马虎出错。
    我提着几个安全帽向坑道口跑去,不想,我还没到坑道口就看见首长们已经进来了,我赶紧跑上前,向首长们敬了个礼说:“报告首长,坑道里不安全,请首长们戴上安全帽。”说完,我就把几个安全帽放在地上,顺手捡起了一顶,给走在前的“老兵”戴在头上,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戴可捅了:一个大漏子,由于心情过分激动和紧张,忘记了先把安全帽在地上磕一磕,先把安全帽清理—下,没想到我拿起的这顶安全帽里面还有些灰土和石渣,结果我给李水清将军往头上一戴,土和石渣全都落在了军长的头上,虽然不多,可三下子就弄脏了军长的军帽和军衣,脸上也弄的满脸的灰土。这时随行的首长们二下子也慌了,当时我吓坏了,呆头呆脑地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真是无地自容了。这时我们班长也跑了过来,见到眼前的一幕也急的直踩脚,却不知怎么好,只是大声地喊着:“你是怎么搞的?怎么搞的!”我的心里却慌乱的不知怎么才好,嘴里只蹦出了几个字:“我,我我……”到底怎么辩解我也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李军长摘下安全帽,低下头清理了—下头上的石渣和灰土,随行的首长也过来帮他清理,将军却非常和蔼地冲着我说:‘小鬼,不要怕,不要紧的,你是新兵吧?”慌乱中,正在发愣的我赶紧敬了个礼说:“报告首长,我入伍一年了……对不起,首长,是我的错。”可这时,李军长拍了拍我的肩膀,很和气地说:“没事,没事,走,咱们到里边看看。”对我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那么平易近人,可敬可亲。不知怎的,我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在大人的宽容面前更感到了自责,眼泪也忍不住地涌了出来,而且,当时恨不能大哭几声,心里念叨着自己:周永昌,你这是干得些啥事哟!
    就在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年,1964年,我们连队奉命调往胶州沽河农场施工筑堤坝。这个工作比起打坑道来还要艰苦,每天的土方作业的指标很高,要想完指标是很辛苦、很累的,但是我们还是顽强地挺了下来。
    当时,国家还处在“大跃进”后的极端困难时期,军队的粮食也很紧张,我们每个个军人的定量粮是四十五斤,按规定当时要拿出三斤支援灾区,还要拿出两斤来支援“世界革命”……按我们的年龄和工作量来说是吃不饱的,每天不等下工肚子早就饿得受不住了。住的环境也很差,记得我们连是住在一个大库房里。是地铺,冬天很冷,阴雨季节时,地铺很潮湿,睡觉时特别的不舒服,有的同志开始长皮肤病,身上起了一些湿疹。
    当时部队规定每天要有一名战士在宿舍值班,有一天,轮到我在宿舍值班,到上午九、十点左右,团部来了个电话,说首长要来视察工作,让我整整内务,别给连队丢脸。我赶紧草草地整理了一下宿舍的内务,就跑到屋外去等着,不一会,有几位首长走过来,我一眼就认出了走在前头的那位个头不高的首长正是去年我见到的李水清将军。他又来到我们的连队,视察部队,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次又碰上我值班,我原认为将军不会记得我7,结果将军走到近前—下子就认出我出来了,他望着我亲切地说:‘小鬼,又是你呀?咱们又见面?。”
    因为去年那件事在我脑子中形成的愧疚还没有消散,这回突然又见到军长,我竟愣着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只敬了一个礼,就傻乎乎地站着发呆。军长看着我的窘相窘相以为我还没想起来,就说:“怎么,小鬼,不认识了?”说着他用手往头上来了个戴帽子的动作,—下子惹的我忍不住笑了,军长这时也哈哈大笑起来。
    当时我想,将军指挥的是千军万马,真没有想到见到我这个小列兵一面,竟还没有忘记,而且也不在乎我去年的错误,我真是又激动又高兴。
    李军长拉我在地铺上坐下,和蔼地问我在这里施工有什么困难,这是和李军长坐在一起,心里也不紧张,我就大着胆子说:“首长,干活再累我们也不怕,就是吃不饱呀……”军长点了点头说:“噢,国家前有困难,我们来到农场就是要开荒地种庄稼的,你讲的情况我记着了,还有什么困难啊?”也不知那天我是哪里来的胆量,见军长又问,我也不害怕了,接着就实话实说开了。我就说:“首长,别的倒没有什么,就是这地铺太潮湿……李军长接着翻看了一下我们的地铺,又叫秘书把这件事记下来。又问我还有什么困难,我说:“报告首长,没有了!”
    那天军长走了以后,连长还训了我一顿,批评我不该在首长面前提这些困,你看,这不又捅漏子了,我为自己多说话给连队惹事儿后悔莫及,咳!当兵都快两年?,嘴还是不严。
    这事过去了没有几天,团后勤就给所有施工的部队拉来了砖,让各连用这些砖把地铺垫高,离地面20公分,这下可好,床下能通风了,也就不会潮湿了,大家高兴的不得了,又过了几天,后勤又给各个连队送来了一批地瓜干,有了这些地瓜干,大家都能吃饱,不再饿肚子了,全体官兵可真是欢欣鼓舞。
    “是周永昌提的意见”这个消息—下子传开了,我似乎一夜间成了连队的英雄,一个老兵还拍着我的肩膀说:“咱们的小周是见过大世面的,要不,在军长面也不紧张,还敢说说咱们的心里话。”
    “那当然,哼!我怕什么,军长还没有我的个子高呢!”我也忘乎所以地吹开了,其实啊,我当时见到军长的紧张心情战友们还都不知道呢!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军长,他从军长的位置上最后又到一机部当了部长,第二炮兵司令员,中共第九届、十届、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一届一中全军委委会任中央军委委员等职。职务越升越高。不过,我想,不管军长当了多么大的官,他见了我一定还会认识的,这些年,生活好了,我也常常痴心地想:如果再见到李长,我一定用青岛最高规格的宴席来招待他,以补那次安全帽的歉意和对地瓜地铺的回报!
    2007年8月,我从报纸—2007年8月,我从报纸上看到李军长逝世的消息,心中的悲痛自不必说,不知怎么的,我的耳边重复地响起了军长的话:‘小鬼,还有什么困难啊?”……
    军长啊,你永远是我心中的丰碑!
    个人简介:李水清,1918年11月生,江西吉水人。原名李水卿。193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4月重新入团),1932年6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参加革命工作,解放军军事学院速成系毕业,少将军衔。2007年病逝,享年90岁。

文章摘自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原政委李静赠予将军网的书《我的二〇一师》

专题活动 更多>>
 原济南军区联勤部部长张振德
 沉痛悼念高锐将军
 迟来的签字--记林毅将军
 不忘初心 继续前
 中国•山东将军
 最新动态
 ·中国·山东将军网协办“传承红色基
 ·中国·山东将军网组织将军参加“红
 ·中国•山东将军网组织
 ·孔繁顺将军寸草春晖书法展在山东曲
 ·中国·山东建军网组织将军参观第十
 ·不忘初心跟党走 同心共筑强军梦-
 ·中国·山东将军网与山东中恒景新有
 ·热烈欢迎济南市技师学院、军地教育
 ·穆振河、何其祥、刘龙光将军先后到
 ·中国•山东将军网组织
 专题活动
马殿振副秘书长一行赴青岛参加活动
弘扬将军文化 彰显民族精神
中国·山东将军网为山东正唐律师事
济南军区联勤部原政委穆振河少将莅
《山东走出的将军》首卷排序工作顺
赠书行动济南行(七)
《山东走出的将军》题词排序调整
中国·山东将军网全体工作人员欢度
中国·山东将军网走基层、迎国庆座
中国·山东将军网举行秘书班子20
网站首页 | 本网简介 | 商务合作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 Reserved 山东将军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25899号